Saturday, April 18, 2009

你放下了吗?...


这个故事最近一直出现在我脑海里绘之不去. 有可能是要我写下来吧. 它有很多翻本, 内容是一样得. 现在我就用我的方式讲故事.

这故事对佛教徒应该不陌生. 这是个 '放下' 的故事. 故事里有慈悲, 有误会, 有烦躁…很多复杂的感情在内. 尤其可见, 修行, 修养, 智慧不是一天就能修成功的.

话说有一对师徒想在黑夜之前赶回寺院. 当他们赶到汗流浃背时, 老天突然下大雨. 回寺院的路途遥远, 要走过森林, 过一坐桥, 在走一段路才到. 天色开始灰暗, 雨好大, 路好滑, 雷电闪个不停而森林显的有点神秘. 老师父对徒儿说: “专灯, 我们要走快点不然天黑也到不了寺院.” 专灯点点头放快脚步.

他们到达桥边才清楚桥已经被河流冲走了. 看着河水又急而雨越下越大, 两师徒准备走过河流. 当他们把海青拉起来准备过河流时, 隐隐约约得好像有哭泣声. 因为天色以暗, 老师父看不清楚就往哭声走过去. 他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站在河边哭. 师父问她为什么哭泣? 女孩说她想过河可是河流很急她害怕被河水冲走. 老师父对女孩说 : "天黑了又下着大雨,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危险. 我背你过河把." 他背起女孩往河里小心翼翼的过河. 专灯跟在后面, 心理想 "什么搞得? 出家人不可接近女色, 老师父还背她, 这不是破戒吗?" 他闷闷不乐的走着.

当他们到达岸边, 老师父把女孩放下来合十得对她说: "快回家. 不要耽误了!". 女孩感激合十的对师徒说: "谢谢师父送我过河. 我家就在前面的小村庄. 师父小心路滑." 说完就转身奔跑回家. 师徒两也加快脚步赶回寺院.

事情过了好多天可是小专灯还是放不下. 他越来越反感而在行动和言语间对老师父有点不礼貌. 老师父也意识到徒儿不对. 他只当专灯闹小孩子脾气.

事情过了一个星期, 专灯终于忍不下去. 他跑到老师父的禅房, 气冲冲得说 : "师父, 你是出家人, 有戒在身那里可以抱女人?" 老师父抬起头看着他说: "我几时抱女人啦?" 专灯说: "你抱女人过河, 出家人是不近女色. 我应该做何想法?". 老师父想了很久, 他真的忘记了. 突然间他想起一个星期前他慈悲得背了一个女孩过河. "专灯, 你是说一个星期前的事吗?" 专灯用力的点头. 老师父笑着说: "专灯, 我在一个星期前已经把她放下了, 你为什么还抱着她不放?".

专灯给这当头棒敲醒. 满脸通红得不好意思. 他在想 "为什么自己那么鲁蛮. 老师父那么诚心得教我佛理但我还是错了. 原来抱着女孩不放得是我." 他合十的跪下来忏悔: "师父, 专灯错了. 专灯现在知道师父是慈悲的把女施主背过河.慈悲本来就是佛的教诲. 请师父原谅专灯." 老师父点点头, 闭上眼睛坐禅静修. 专灯也轻轻的退出禅房.

-完-

这也是人的通病. 往往我们都抱着一些执着不放. 很多事情发生在这一妙而下一妙已经成为历史. 做的人已经不记得可是你还在生气. 有一些人是气一辈子, 何苦哪? 放下吧!

9 comments:

过路人 said...

佛学是以心为主
一切的形只是色的一种
色终究是空,心却不灭
老僧人抱少女过河是一种形,看得到的一切都属于色,放下了就完结
虽然自己没有抱过那位少女,可是留在心里的色却放不下。。。

丘妈妈 said...

放下真的会开心,但是一定要真心的,一丝勉强都不可以,最近刚放下一件事,还有很多等着我!

lian莲 said...

色与空是耐人寻味得!三百多字的'心经'把所有都包在里头. 但我们对留在心里的'色'当真. 虽然知道也不容易放下.

lian莲 said...

丘妈妈..能放的下是好事.

Robin said...

We hold on to Samsara so much that letting go of such suffering is difficult.

But then again, samsara is nirvana and nirvana is emptiness.

Meanwhile, I am Holding on to the dharma, the sangha and the buddha, until I reach enlightenment for the sake of all sentient beings.

Snowflix said...

这故事听了不下百遍。
可是还是那么meaningful.

谢谢你放上我画的banner,突然觉得它好丑。换别的吧!嘻嘻。

lian莲 said...

Yes, Robin. I am hoping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But letting go is also holding on.

lian莲 said...

Snow

在我心里朋友的礼物是最珍贵. 我会换可是不是现在. :)

Snowflix said...

你太给面子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