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不可思议...(4)

这个故事没有科学根据. 一样的口头禅..."信不信由你决定, 若有类似...是巧合".

清清有一个时常载她上学下课的男朋友. 有一天这男生不再出现. 清清说这男生积极的态度是因为他不让清清接触其他男生, 他每分每秒都要知道她在那里. 他的态度让清清忍无可忍...她提出分手. 男生死缠烂打, 威胁她, 哭求她...清清没有再动心.

有一天清清和同学参加了一个学校主办的联欢会. 吃supper的时候, 清清说有一个女孩跟着她. 莲问, '她在那里?'. 清清说, '前面'. 回家后, 清清就出事了. 凌晨两点钟, 清清放声大哭. 家里的人都冲进她房间. 清清吓的一直哭, 她发抖, 她说女孩要她死. 家人把他带去看精神医生, 也去求神, 也上了教堂...能做, 能拜都试过了. 清清没有好起来. 她瘦不成型. 一个下午, 清清又再闹. 她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 Alan和Gilbert两个哥哥也没办法抓住她. 家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家人把清清绑起来. 就这样过了半年. 清清有时清醒但她发疯的时候是很可怕的.

Alan和Gilbert还有一位朋友依旧带清清寻找能医治她的人. 两位好伟大的哥哥. 上天不服苦心人. 有一天, 车经过一间兴度庙, 刚好红灯, 车停了下来. 清清本来在车后一直闹, 可是这时她突然醒过来. 她说, "二哥, 我们去那里?". 车上的三个男生高兴的大叫. 绿灯了, 车开走...清清又疯了. 三个男生在想...是什么让清清醒过来? 他们再次经过同样的路, 在兴度庙的红绿灯停下来. 清清又醒过来. 这次他们肯定是兴度庙. Gilbert和朋友把清清带进庙里. 有一位 'suami' 请他们到里面坐...说师父已经预测他们的到来. 清清很累的坐在地上但她是清醒的. 老师父坐在清清的前面. 他用白线和白蜡烛, 水和鲜花围绕着清清...开始送经. 清清开始有点不舒服但没有发疯. 师父交代Gilbert下个星期三把清清再带来念经. 这次师父要求Gilbert准备三粒白鸡蛋, 香花, 白蜡烛, 水湓, 毛巾, 新衣服.

到了那天, 师父开坛为清清做法. 奇怪的是, 三粒鸡蛋开始摇动. 这次清清显示了难受也坐立不安. Alan和Gilbert在两边按着她. 师父用水从清清头上淋. 他用白绳子围绕在清清的身上…就这样念了2个小时. 念完经...师父说清清会呕吐. 真的, 好臭好臭的污垢还有草类似的东西. 师父在大家的面前打开鸡蛋, 全黑色的还有银针. 大家目瞪口呆! 清清被下 '降头' 了. 是得不到她的人要她死. 折腾了几个月, 清清终于很安静的睡着了. 虽然清清精神上没事了...但她元气大伤, 医治了三年她才慢慢恢复往健康.

人的心态…真的很可怕!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释怀....

不是说了就做到. 从我们知道 '失去' 开始, 我们已经在心里累积很多不快乐. 小时候哭过闹过, 有爸妈婆婆爷爷的疼爱, 这情绪就像是过去. 其实不然, 他留在潜意识里. 跟着年龄的成长, 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多. 最心痛的不过是失去亲情. 生老病死是不变的定律, 但不管是年寿以尽或在没有心理准备的失去心爱的人是一种语言文字没办法形容的.

父母亲养育之恩, 不管他们对你好或坏, 这是缘. 要是意外死去, 骂你打你的父母亲也会流泪. 所以我在外地工作的时候, 我尽量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我经历的意外不少而且有一次差点死掉. 我看见母亲的忧心和眼泪...这是我的不孝. 我看着同事离开, 他们父母亲的悲哀...要什么样形容? 尤其是年轻的我们发生了意外, 父母亲会希望灾难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也不希望我们受伤害.

当我们遇到这些事时, 我们要有一个释怀的方法. 当爸离开, 我忙着处理丧理, 安慰妈, 接待亲朋戚友, 我没有机会抒发我的悲哀. 当然我哭过但还是有一个大石头压在心上, 久久不能释怀. 看上去我好象没事, 日子照样的过...但我好辛苦. 庆幸我遇见一位从美国来的Psychologist, 她教了一个很惯用的方法. 在这和您分享.

“找一个适合的时间和地点, 最好是晚上, 在卧房或客厅也可以. 冲一个舒服的 '凉', 在没有人干扰下, 坐下来. 你可以点些蜡烛...放轻音乐...轻轻的把眼睛闭起来. 用耳听着音乐...让音乐把自己带到海边. 你坐在草地上, 感觉风在你脸上, 感觉树叶被风吹的 '沙沙' 声. 你望着前面蓝蓝的海, 海和天是连成一片. 在海和天连接的地方有一个 '白光'. 这个 '白光' 慢慢从远处来到你面前. 他/她是你失去的亲人. 亲人微笑的看着你. 这时...对他/她说出你想说的话. 你要道歉, 你要他放心, 你要告诉他/她...你爱他...说你想对他说的话(这时你一定哭, 就尽情的哭). 说完你要说的话, 向他/她说 '再见'. 你可以挥手, 你可以拥抱他/她...祝福他/她, 然后看他/她慢慢的退回海和天的连接处...慢慢的消失…”

不要即刻开眼睛. 你会很累因为你哭过. 这是必然因为你已经把自己的悲哀和想说的都做完了. 你会睡的很好.

我心里的石头就是这样解除的. 我也教了几个朋友, 他们也觉得很有效果.

Angie, Yuki和苏惠可以试试看. 相信你们有很多话想跟弟弟说的.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阿玉

从小阿玉就知道担起养家的责任所以她中四毕业就到社会工作. 她没有挑剔工作. '老天' 会特别照顾有孝心孩子们. 为什么我这样说?

阿玉找了一分在建筑工地当书记的工作. 办公室是两层楼的木屋. Office除了经理就是阿玉. 其他的就是搬运泥土的lorry drivers和其他的工地工人. 因为是填土工程, 办公室是设在一望红泥的工地中央. 从窗口望出去...尽是黄土...lorries…和机械, 像Bulldozers, Tractors…和水车. 在烈日下, 灰尘可以当饭吃.

这是朝6晚5的工作. 阿玉只要记帐, 记算lorry司机的发票因为他们的工钱是从发票的多少而发的. 当然在 '云云' 男生堆, 阿玉是一枝花. 她的早餐, 午餐就是这些lorry大哥照顾着. 阿玉上班, 下班也有这些lorry大哥接送. 偶尔午餐时, lorry大哥们也载她一起出去吃饭.

工作了三个星期, 有一天一位从总公司来收lorry发票的女书记说, "你为什么会来这间公司上班? 我们已经1年9个月没有薪水拿了. 现在是等公司关门, 我们希望可以拿回薪水和解散费." 阿玉听了心里难过. 离开前, 书记又说, "这个月又要没有薪水了!".

阿玉的钱是要来养家, 这什么办? 月尾到了, 书记小姐又来了. 这次是要发工钱给lorry司机. 发完后, 她也给阿玉薪水包. 阿玉很开心, 不至于没钱开饭了.

阿玉在公司做了10个月就提上辞呈. 阿玉是幸运的. 在工作其间, 她每个月都有薪水拿. 这次公司还给她pro-rated花红. 阿玉离开后的那个月, 同事们又没有发薪水了. 在过一个月, 公司宣布破产. 同事开玩笑说阿玉是福星, 她一走公司就关门了.

所以一切上天以有安排. 是巧合或老天爱笨小孩...我就不必猜疑了.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风起时....

又过了好充实的一天. 现在把以下的网络散文放上blog因为好有共鸣感.

*****

"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

雪舞的时节举杯望月

好想探究作者此时的心境, 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怀, 弃世人的目光而不顾, 把自己置身事外的那种境界.


我看过这句话的明确解释, 可是觉得少点什么, 最想探究的是作者那种遇困难而无谓的心态, 那种洒脱, 那种释然, 那是一种宽广的胸怀.

风起了, 世人总是在忙碌的收回自己的收获.
风起了, 世人都忙着躲避无妄之灾.
风起了, 世人都在小心不被伤害.

就是有这样的一个人, 在风起的日子依然迎风而立, 微笑而坚定, 毅然也淡然的不错过花在风中飘舞, 呈现着生命中最后的美丽, 那瞬间的美丽在眼中定格成永恒, 把生命无限的延伸.

雪舞在那寒冷的季节, 世人都在四处奔波取暖. 有这样一种人, 在苍白的世界里邀明月共饮, 那是怎样一种超然的心态? 即使他知道下雪的日子怎会有明月? 还是心中本就是有明月相照呢? 不谓严寒本就是一种美. 在无边的白雪中, 在无尽的冰冷中... "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莲...

自言自语...的日子...已经有了决定.

今天我呈上辞呈了! 同事说..."These few months we cannot tahan you. How come you so cool to all that are happening around you?" 现在当所有的人都走了...你无关紧要的说 'bye'.

我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可是我用心对待一起工作的伙伴. 他们的不舍得...他们的眼泪...我看见了. '不能留吗?'...我看了那末久的人心...和...人性, 应该足够了. "I'll call it a day and time to smell the roses".

心境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 没有强求, 没有不舍得, 没有惋惜..."做了那么多年...没有感情吗?"...其实感情用完了.

之从妈妈离开了...我对工作没有了motivation. 再高的职位和薪金...没有让我欢喜. 当然它带给我物质享受...可是我觉得...'清茶淡饭' 更香. 不是清高...也没有家财万灌.

以前的我会担心...会害怕...会顾虑. 没有负担...原来是这种感觉. 以后会什么样? 不需多想. 只知道不可以乱花钱...没办法常上馆子...没办法常请客了. 当然...一杯茶我还是请的起.

今天我面对老板时, 我脸上很平静...可是她的脸是红红的. 她知道我怪她无情...辞退那么多同事...也不赔偿损失. 公司也不是那么糟糕...她乘机会 '杀' 人.

我心理也闪过老奶奶的脸...她那末疼我...我要什么样开口对她说? 最近她的身体健康不好...Con离开...我也离开...hmmm. Con和我, 开始的时候是看不贯对方. 那么多年下来, 我们变成好伙伴...好朋友.

缘灭也无需强求, 就这样吧!

P/s

我其实不是 '路过' 说的那样. 不要说你不相信我所说的感觉...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我一直在看着我的心, 平静的莫名其妙. 我没有冲动. 我也不是累了. 你的假设是人之常情. 同样的一杯水一定是同样的味道吗? 我不想辩护...或多说了. 祝你身心愉快!

谢谢一直陪伴我的网友们...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我受到了. 我自言自语了那么久...以后不会有这些 '没头没脑' postings. 有人要请我工作吗?

莲, 也希望有多点时间修行...应该是时候了...因为我找到我的根本上师. 我找了好久好久...只等他出现. 19.9.09是我另外一个旅程碑. 晚安!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人心

一连串的事情让莲看着自己的心. 我以为会让我烦躁, 担心和愤愤不平的事情竟然没让我在乎. 好奇怪哦.

反而这些事和人让我流下慈悲的眼泪. 其实这些人只是做人因有的反应 ... 我这样的心态是不normal 的. 我为什么会没有挂碍? 这种感觉好奇妙 ... 那就是说 ... 我的负担和责任已经卸下了或我已经了解 ... 一切为心造?

这些年所认识的佛法没有白费. 要说我真真的了解是差的远 ... 但我是有点体会. 缘 ... 是不可勉强的. One's man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ion也是真的. 没人能勉强别人跟他一样的想法.

当我说: "人情淡过水 ... 假情假意 ... 到处是".
XM回音: "因为需要很大的爱心以及耐心,所以真心真意肯付出的人不多. 拥有无量心,有如宇宙一样,无边无际. 一切伤害,毁谤,压迫,欺凌,诈骗也伤害不了你. 因为已经没有 "你". 哈哈哈...继续笑傲江湖吧. 阿弥陀佛!"

当我说: "心无挂碍 ... 真的是很妙. 有些事以为自己很在意 ... 原来不是."
XM回音: "自在也. 大乐也."

人可以为别人牺牲自己吗? 牺牲自己的利益? 我告诉朋友..."One door closes, another one will open." 很多不如意的事...不能怪他人...只怪自己没有缘. 我忏悔我所做...所说...所想. 有意无意...是误会...已经无所谓. 修行和心太是在逆境, 在不训心时...才自觉. 很多时我们以为是别人的错...其实别人只是反应我们的action. 我不会怨天由人...我会再试试把自己的我见放下...接受考验. 这些人与事是善知识. 我谢谢佛法...让我用慈悲看人心.

有人叫我..."Live life with Gratitude"...其实我很感谢. 我不是一直在感恩吗? 对我好的...或伤害我的...我感恩啊!

'既来之, 则安之' ... 的心 ... 是 ...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不能以貌取人...貌恶心善的人...面善而心不正的人...他们和我有分别吗? 没有! 所以我谅解人的私心. 人的actions出于 '心'...所以 '心' 不造就没有因...那就没有果!

我应该多看自己...因为生死自己了!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拈花微笑' ...

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记下这篇文章. 我很喜欢 '拈花微笑' 的故事和意义. 其实很多时, 话会变成一种障碍. 话不能表达心里想的就是多余的. 就像...懂你的人不用多说...对不懂你的人, 说了也白说. (丹又要收版权费了…ha.a.a.a.a).

'拈花微笑' 是 '会心' 的语言. 两个人...眼对眼...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像佛陀和迦叶尊者. 这是一种将心比心...很微妙的感觉.

和您分享以下的...'拈花微笑'...
***
'拈花微笑', 只轻轻地敲击,那四个字便轻盈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什么是 '拈花微笑' 呢?

相传释迦牟尼佛在灵鹫山一次天人共襄的法会上,传示一朵盛开的曼陀罗花时, '众皆默然', 唯有大弟子摩诃迦叶 '破颜微笑'. 随即 "世尊曰: 吾有正法眼藏, 涅磐妙心, 实相无相, 微妙法门, 不立文字, 教外别传, 付嘱摩诃迦叶". 并一再嘱咐..."吾以正法眼藏密付于汝,汝当护持,传付将来."

这便是 '拈花微笑' 的由来. 这是一出盛大而优雅的哑剧, 这是轻松而曼妙的师授典礼. 佛与弟子心心相印地开创了佛教禅宗先河.

然而俗人对此可领悟多少呢?

'拈花微笑', 每阅此词, 便不禁也微笑起来. 花是轻轻拈着的, 不着一丝力度, 笑容是不自禁绽放的, 微微的, 不着一丝痕迹. 花儿是曼妙的, 微笑, 也是曼妙的。

'拈花微笑', 每读此词, 便不禁也微笑起来. 不必要舌灿莲花, 不必要出口成章, 不必要滔滔不绝, 只轻轻吟去, 便只轻轻颔首, 心灵安静.

***
你还记得, 你 ‘拈花微笑’ 的时刻吗?

("曼佗罗" 是梵语音译. 藏语称 "吉廓", 又名Angel's Trumpet. 即坛, 曼佗罗(Dature Stramonium)有多层含义. 它作为象征宇宙世界结构的本源, 是应用很广泛的供品之一, 也是变化多样的本尊神及众神聚集居处模型缩影. 供奉曼陀罗的意义是用世间最珍贵的宝物盛满三千世界奉献给佛, 法, 僧三宝.")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给Angie...with Deepest Sympathy


昨晚很迟回家. 在网上看见一位陌生网友Yuki的留言. 我谢谢Yuki的用心.

Angie, 她的网站叫.."随缘". 从她的blog文, 她是一位乐观的女生. 在一次的 '心经' 交流...我们(还有丹)很开心在网站 '讲' 了几个小时的话.

最近她的弟弟近了KL General Hospital. 他们一家人忧心如焚. 医生没有办法诊断出他的病因. 弟弟进入昏迷状况...和病魔对抗了十多天. 我在这段期间也上Angie的blog鼓励她. 不管是见过面的朋友...或网友...有缘才能找到彼此. 所以我一向用真心对待上我的blog, 愿意留言和交我这个网友...的朋友.

给Angie....'我在紧紧的拥抱你. 知道你心痛...你要坚强'.

Yuki...你也是. 看见表姐...能为我紧紧的拥抱她吗?

不可思议...(3)

人...往往为了生存什么都能做来维持生命. 动物也一样. 可是当生命被威胁...而没有反抗能力就死去...会觉得很不甘心. 这故事没有医学上的证明...信不信由你决定. 故事有点聊斋的色彩.

阿秋毕业后没能找到理想的工作. 因为他从小就比较简单所以秋爸希望把他带在身边. 秋爸是一位木工的 '头手', 工作时有时无所以也没固定的工作地方. 有一天秋爸接了一分工作而且地方是在一个Kampong里. 他被邀请装修几间房子...他也带着阿秋一起去.

早上出发时, 父子带了 '卡昌', 搭乘Bus来到Kampong. 他们在路口下车还需要走一段很长的路才到工作地方. 路两旁生满了有人这样高的草...还有很多大树. 虽然路有这些树遮阴, 也很凉爽但也有点暗. 秋爸在前面走...阿秋跟在后面. 突然间阿秋大喊..."蛇..蛇..蛇!" 当秋爸回过头时...他看见阿秋拿着树枝猛打那条蛇. 蛇被打的混身是血...死了. 秋爸安稳了阿秋的情绪就继续往工作的目的地走. 他们在三个星期把工作完成了.

有一个晚上, 秋父母亲发现阿秋一直望着门外就问他什么事. 阿秋说有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外. 秋父母亲走到门前看..没人啊? 一个星期后...阿秋开始胡言乱语...他对着门外说, "你走, 不要跟我". 秋父母亲以为是压力就带他看医生, 医生说他没事. 阿秋越来越难控制. 他发病时会打人...秋妈为了抓住他被他打得手上红一块青一块.

没办法了, 秋妈到处问神. 神说他被 '肮脏' 东西缠上. 喝了很多符水, 拜了很多神, 阿秋没好过来. 他越来越凶, 眼睛发出凶光. 家人不敢留他一个人在家. 一位邻居说求一位 "地府爷爷" 或者会有用. 秋妈把阿秋带到庙里. "地府爷爷" 说阿秋杀了一条蛇. 这条蛇已经修炼快要成精. 现在被打死很不甘心, 她要报仇. "地府爷爷" 为阿秋求情但蛇不想放过他. 后来日子久了...阿秋虽然没有再发凶...但变的痴呆了.

阿秋不会再有进步. 秋父母亲以不在人间, 只有弟妹照顾他. 阿秋的一生就这样过去. 阿秋是无心之过. 因为被蛇吓倒...自保的自然反应把蛇打死. 你碰到这样的状况时...你会打蛇吗? 阿秋和蛇..是什么前世今生哪?

因果是真的没有办法预料.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不可思议...(2)

秀, 和一般的大学生一样... 功课忙, 喜欢交朋友.

有一天同学们相约到海边 BBQ 还喝了一点酒. 秀,突然间站起来. 同学们以为她要到洗手间就没有在意她的举动. 阿花也站起来, "秀, 我和你一起去洗手间". 她们走着, 秀一句话也没说. 阿花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话. 晚上的小路是寂静的. 路边的灯光显的阴沉. 阿花觉得毛骨耸然. 走着走着, 阿花看见 Adrian 和德, 她好像看见救星... 拉着两个男生不放 ... "你们陪我和秀去洗手间好吗, please?".

秀,没有停下来, 她一直往前走. 这时Adrian和德也觉得不对经. "秀, 等等我们". 他们三个追了上去. 这时他们真的害怕了. 秀没有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反而往海边的建筑地盘走. Adrian紧急的发了电话给Ben叫他们快来.

秀走到储藏很多四方石头块的地方. 她开始哭, 哭的很凄凉. 在黑夜又没有人的地方, 秀的哭声像幽灵在叫. 附近的狗也跑到工地向着秀吠. 这时阿花被吓的大哭, Adrian和德也被吓坏了. 秀越哭越凄惨. 她好像站不住, 快倒下了. Adrian即刻跑过去, 可是秀把他推开. 力气好大哦! 德和Adrian用力想把她拉离那地方, 秀就是不走. 两个男生也拉不动一个女生. 这时其他的同学也赶来现场. 这一幕把他们吓的心警胆跳.

救护车把秀送去医院. 秀的家人也急急的来到医院. 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就让她在医院休息了一天. 出院回到家里, 秀变的郁郁寡欢... 人一天一天的消瘦. 亲戚把她带去问神, 神说她碰到 '肮脏' 东西.

这时姑姑建议家人带秀去看精神科医生. 医生为秀做催眠医疗. 一次的催眠里...秀回到前世. 她开始害怕, 她一直说..."快, 快走.." 她喊了一声好大声的 '啊!'. 她好像晕死过去. 医生很轻声的问 "秀, 你看见什么?" 秀...在催眠下说..."我们跑到海边...没得躲了. 炸弹把附近的方块石头炸开...石头向我们飞来. 很多人被压死. 我也被压死了.
其实秀出事的海边...是...秀被炸死的地方. 秀的潜意识没有忘记前世被压死的画面所以刚好她回到这个地方, 那里的池场牵动了她的回忆.

看了一段时期的医生和宗教的帮助下...秀渐渐的恢复健康. 今天她是Adrian的新娘. 就是那时候起, Adrian一直陪伴她和她一起度过最害怕和痛苦的日子. 患难见真情...

(故事是莲虚构的, 若有类似那只是巧合.)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不可思议...(1)

今天要为大家讲故事, 信不信由你决定.

阿伟从出生, 母亲就觉得他的颈好像有一条粉红色的疤痕. 父亲说可能是 Baby 出世皮肤比较敏感的关系. 后来父母亲也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阿伟渐渐长大. 到他三岁的时后, 一到末月的末天, 他会抱着颈哭. 因为年纪小, 他的哭闹和说 '痛痛' 被父母亲以为他是给虫子咬. 这时颈上的疤痕特别红. 阿伟闹了两天就停止. 奇怪的是每年的这一天, 阿伟的颈会痛的难受. 阿伟渐渐长大, 他的痛一年比一年厉害. 医生也没办法找出原因就把他当皮肤病. 奇怪的事还在后头.

1) 阿伟的痛一年比一年长. 小时候是两天, 再大一点就三天. 到阿伟读小学时, 他在这天开始会痛一个星期. 然后再大一点, 他痛的要住医院.

2) 阿伟颈上的疤痕越来越明显. 到这天, 疤痕会特别红.

亲戚建议父母亲带阿伟去问神. 神说阿伟是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 他需要做法事来消灾难. 父母亲花了不少钱在这项目上.

后来姑姑说带他看精神科医生. 医生为阿伟做了多次吹眠的医疗. 每次的时间会比上次长. 在这段时见, 阿伟慢慢退到他的一个前世. 阿伟开始发抖的很厉害. 脸上出现害怕和痛苦的表情, 口里讲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语言. 医生一直安慰他, 问他看见什么. 阿伟说他是军人 ... 给人捉起来 ... 他和同伴被拉到一个很像菜市场的地方 ... 很多人围着看. 阿伟开始哭, 一直说 '不要...不要', 然后他安静了. 医生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五分钟, 阿伟又好像有知觉 ... 他还是在吹睡眠状态. 他告诉医生他和同伴被吊死. 绳子勒着他的颈时, 他感觉好痛, 不能呼吸, 血好像全部集中在脑里 ... 身体很重. 他一直说他的颈好痛. 吹眠不可以太久而且要看病人的情绪. 上面的叙述是分几次完成的.

伟妈妈知道后, 她为儿子哭的很伤心. 她想到原来这些年儿子在吊死的那一天受痛苦的煎熬而她和老伴从来不知道. 因为他们以为阿伟闹别扭 ... 还打他.

阿伟的病慢慢的好起来了. 因为医生和宗教的帮助, 他现在虽然到时会不舒服但不再喊痛了.

人, 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人, 真的能带着自己无量世的经历一直转世吗? 你信吗?

(上面的故事要有类似, 那只是巧合).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悲哀...


嫦娥A是一间学校的校长. 她只顾着读书和工作没时间交男朋友. 为了这些学历很高的嫦娥们, 玉帝下令要为她们找伴侣. 以示嫦娥们和从未见过的射手们被玉帝配对了.

第一次见面...因为学历一样而彼此吸引着. 嫦娥A和射手W一拍即合. 恋爱九个月就共结连理. 玉帝开心的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

射手W是在单亲家庭长大, 他最小. 哥哥有自己的家, 偶尔才来看母亲. 射手W结婚了, 当然是跟母亲住. 嫦娥A很努力的想做个好媳妇. 毕竟嫦娥A和婆婆是陌生人...生活习惯是不同. 渐渐的...摩擦开始了. 很戏剧化的情节...我以为在电影才能夸张的.

星期六早上, 嫦娥A起来做早餐给射手W和婆婆享用. 婆婆到厨房看了一下就说,"阿子不喜欢吃别人做的早餐. 虽然你们结婚了, 儿子还是我的". '红毛派' 的嫦娥A也没有放在心上. 有一天的晚餐时间...婆婆迟迟还在厨房...儿子去叫她. 她说她在找她的Gloves. 儿子陪母亲找...后来嫦娥A进厨房, 也帮忙找. 嫦娥A从厨房窗口看见一双Gloves在楼下, 她好心下楼把它检起来. 回到家里...母子既然坐在饭桌吃饭...没有等她. 气氛有点怪...'红毛派' 的嫦娥A也不为意. 又有一天晚上要睡觉前, 射手W把房门打开. 嫦娥A问丈夫...答案是..."妈说她怕黑,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不关房门的". 嫦娥A有点不开心...她说 "我们已经结婚...开门不方便吧?". 就这样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了. 射手W对嫦娥A冷冷的, 不多话而有时爱理不理. 嫦娥A这时以怀孕, 需要和丈夫一起看妇科, 需要他的关怀.有一天忍无可忍下嫦娥A问丈夫她做错什么?

这时射手W也爆发了. 他列出他对太太的不满 :
1) 你为什么针对我妈, 把她的gloves丢下楼?
2) 妈不吃西餐, 叫你煮粥但你还是一意孤行.
3) 你对妈说他儿子娶了你就得听你的, 她最好少管
4) 妈告诉你她不舒服, 你丢下她上班.
射手W一直数落嫦娥A到她没办法自辩. 嫦娥A觉得好冤枉, 一切都不是射手W说的那样. 婆婆在丈夫面前对她很好, 原来后面是在让他们夫妻不和. 嫦娥A的委屈没有办法让丈夫理解. 在这样不开心的情况下生下宝宝.

宝宝满月其间, 射手W还对嫦娥A不错. 嫦娥A以为有了宝宝, 丈夫和婆婆会改变. 有一天嫦娥A下班回到家, 她准备喂宝宝喝奶时...射手W走进房间说.."你为什么对大嫂说妈欺负你. 还说你瘦了是妈害的?". 突然而来的冤枉让嫦娥A受不了. 她返问..."你母亲有没有只有她知道!". 这时射手W走到客厅看见母亲在哭. 他很生气的大声喊..."嫦娥A, 你出来向妈道歉!". 嫦娥A丢下一句话..."我没错!" 就包着宝宝冲出屋外.

天下着大雨, 嫦娥A和宝宝都被淋湿. 嫦娥A一直哭...宝宝也在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 嫦娥A向路人借了handphone打了电话给朋友. 朋友接了嫦娥A和宝宝到医院...宝宝发高烧...嫦娥A也快蹦溃了.

我从来不会因为我的bilogical clock而结婚. 不够彼此认识的两个人要什么样生活在一起? 加上一个'寡母婆守子' 的母亲...她没有办法let go. 他们的愚痴差一点要了宝宝的小生命.

经过这一切, 射手W和嫦娥A已经不再和母亲住. 老人家...应该有儿子, 媳妇和孙子...但今天变得更寂寞. 这也是守寡女人的苦! 她没有后悔...现在是儿子不孝听媳妇的话不要她.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漫步海边....

选择海边
因为喜欢
海的
辽阔空间
一望无极
让人心也
变的欲达...

坐在树下
四周活动
'引诱'不了
我分心
只向前看
往后看也
以事无捕


轻轻的
从耳边
经过
'呼呼'的唱着
自己的歌

用心的
听着


不甘示弱
它随风
起舞
'沙沙'的向
左右的摆
'不知乐呼'
好自由

哦!

抉择
是抉择
是去或留
千头万绪
在心里
起伏不定
好难决定

去去留留
不去不留
守护
我的妈妈
我把自己
交给你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