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3, 2009

陈年往事....选择(2)

在刚刚离开学校不久我就工作了. 那时家境不好, 弟妹读书要钱而父亲也老了 - 我不想Daddy太累. 我在一间小小的贸易公司当书记. 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人. 公司是在他的私人住宅. 办公室是家里的一个房间. 他家里有太太, 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我就在这家庭试的环境上班.

那时年纪轻, 学问不够, 头脑苯苯的也没想太多. Uncle Yu是爸爸的朋友所以就这样在公司做了三年. 我的工钱不多. 好在不用搭车上班而且用餐都在他们家里和他们一起吃. 日子久了也熟落了.

Aunty Yu是二房. 大太太让她进门因为Uncle Yu常常到酒巴找她. 因为他们是 '娘惹民族 - Peranakan Family' 所以Aunty Yu进门是经过正统礼仪. 她告诉我很多规矩. 像她要很早起来煮早餐, 让大太太和丈夫吃了她才可以用餐. 她要做家务, 带孩子 - 大房有两男两女加上她的两男两女, 忙孩子就很累了. Aunty Yu说大房的孩子看不起她, 为难她和制造了无数家庭纠纷.

在Peranakan Family, 二房是没有地位. 后来大太太过世, 孩子结婚般了家Aunty Yu才真正拥有女主人的身分. 这对她来说也不简单因为还有姑姑, 伯伯, 叔叔, 啊姨和她们的另一半还加上她们的孩子...家族是很大, 是是非非是说不完. Peranakan Family的男人是很大男人主义所以Aunty Yu对丈夫有点不满.

因为背景的关系, Aunty Yu总觉得她是比人 '矮一级'. 她要求自己的孩子扬眉吐气. 孩子们的每件事情她都要知道. 她要求孩子们做到最好. 她没有忘记时常在孩子面前提醒她的牺牲和苦. 她不让孩子和大房的孩子联络或到家里来. 种种的种种, 我看见女人的悲哀.

我在家里上班, 孩子们也当我是个职员而已. 我也知道他们看不起我. 不是我多心但我也学会了不多话. 我的头脑比较简单所以没有自卑. 孩子要我做什么我就配合. 就因为这样我们处的还好. Uncle Yu对我是很照顾.

大女儿E找到一份银行的工作. 她买了一部跑车也有很多男生在追她. 她高傲. 女生总希望有梦幻的白马王子追. 我看着她恋爱, 失恋, 离开公司因为男生是公司的高层. 她找不回一份理想的工作. 她也找不回理想的伴侣. 她怪父母亲没有为她向男生吹婚. 因为那时Peranakan Family的男女婚事都要找媒婆上门提亲的. 她就这样一震不起. 今天她还是自己一个人. 工作从那时起一直都是时有时无.

(女人! 为什么我们的幸福要超重在男人的手上? 要让他们主宰我们的快乐? 我很自私, 我不会为了男人而恋爱. 我会为爱而爱..他一定要和我一样的情怀. 这样当我们 '走' 了..我们会庆幸我们曾经拥有 '爱' 而不是 '人'. )

Aunty Yu的大儿子W是一个很幽默的男生. Aunty Yu对他的期望很高而且以他为荣. 他考上空军飞机师时, Aunty Yu觉得自己可以扬眉吐气了. 儿子W的事情她要亲手安排. W参加了日本舞蹈团而且认识了一个女生. 女生的日本舞蹈跳的不错也是他们的组长. 这女生皮肤黑黑的, 人有点胖和年纪比W大五岁. 当W把她带回家时, Aunty Yu就不满意. Aunty Yu住址W和她约会也声明她不会接受这个女生. 我听着母子的挣吵, 他们闹的很厉害. Aunty Yu一点也不退让还威胁要自杀! W痛苦, 挣扎和无奈...一边是他爱着的女生, 一边是母亲, 他要什么样取舍? 后来他放弃了女生. 家人劝Aunty Yu为儿子想而Uncle Yu说儿子是飞机师他担心儿子会出事, 可是Aunty Yu觉得W的选择会让她没面子. 她希望W会有一个学问好, 人也漂亮的女朋友或妻子.

每天看着W一回家就很累的样子让人担心. 他倒在sofa一睡就是几个小时, 也不洗澡也不吃东西. Uncle Yu叫他也没反应. 母子又不说话. 家里是死气沉沉而兄弟姐妹也不多说. 事情闹了很久. W的军衣都是Aunty Yu帮他烫的..现在Aunty Yu不管他. 他好痛苦! 为了怜悯他, 我帮他烫衣服让他不至于那末可怜. 我也试着问他飞在上空的趣事. 慢慢的W开始开朗起来. W和我有说有笑. 偶尔他也带着妹妹和我一起兜风.

清明节对Peranakan Family来说是件大事. 每次看Aunty Yu准备食物是大开眼界. Peranakan的食物是很讲究而且是很多样化. 色,香,味俱全. Peranakan Family对拜祖先也很讲究. 亲戚, 家人, 大小全部都到起...像在开party! 因为祖先是埋葬的所以很早就要上山. W是孙子所以他请假和家人上山. Oh!我忘记告诉大家..他们这家是要选 '好' 日才 '拜山'.

Aunty Yu是马来西亚人, 家在柔佛洲. Aunty Yu也每年和孩子们回娘家 '拜山'. 但今年因为和W闹, W不想和母亲一起回家乡. Aunty Yu是气到 '七孔冒烟'. 他们又大闹一场. W对Aunty Yu来说是长子..不回去记拜祖先是要让亲戚看不起. W的借口是不想留下我一个人看家. 我劝W一定要和母亲回去. 他不能让母亲和弟妹回去, 会危险. W终于答应了.

因为这件事, Aunty Yu对我有点不满了. 这次我给W害参! Aunty Yu以为我和W恋爱所以W不愿意离开我, 连拜祖坟也不去.

有一天Aunty Yu和我聊天时告诉我她的心酸史. 她告诉我她对W的期望. W的女朋友要有大学资格和人要漂亮. 我是 '八金刚摸不到头', 不知道Aunty Yu在暗示我. 后来有一个傍晚Aunty Yu和W的妹妹突然到我家里来. 妈妈请她进来坐. 当Aunty Yu看见我时, 她说 "你没有出门吗?" W的妹妹告诉我W约会去了. Aunty Yu听到我的名子以为那女生是我.

当妈妈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时, 她很生气. 妈妈本来就不喜欢W的性格. 妈妈说他很 'Pak Fok' 广东话是很了不起, 不可一世的态度. 我对妈妈承认我没有爱上W. 妈妈觉得Aunty Yu看不起我. 我们家里没钱, 我没上大学, 样子又胖胖傻傻的不适合当Yu家的媳妇. 后来W带了和我同名字的女生到家里来. Aunty Yu迫不及待的逼婚. W是不愿意因为他刚认识女生...但他被逼的紧就答应了.

W的妻子J不是 '剩油的灯'. 她本不想和W父母亲, 姑叔一起住. 家里是闹得很不开心. Uncle Yu被逼离开, 般去和R住. Uncle Yu每天搭车从西部到东部W的家吃反. Uncle Yu年事以高, 眼睛也模糊. 听说他从bus摔下来送医院几次. 可悲的是家里人对这个老人家并没有怜惜. 有一次Uncle Yu在浴室晕到. 他躺在浴室好几个小时. 当大女E找到他时, Uncle Yu拉了一地的屎, 人在发抖, 浴室的水还在不停的冲着他赤裸裸的身体. Uncle Yu就这样过世了. 后来Yu家打电话告知我Uncle Yu的死讯. 我替这位老人家悲伤. 夫妻的薄情, 儿女的不孝让他老人家晚年这样凄凉. 我替Uncle Yu '守夜'. 我谢谢他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 我看着他的儿女, 媳妇和Aunty Yu, 他们心理是什么想? 对W我已经没有往日的热情. 有可能那时我有点怪W. 怪他让疼爱他的父亲这样凄惨的死去. Aunty Yu见到我时有一点 '派些'. 她也找借口 '你的Uncle Yu平常时爱骂人, 连儿子媳妇也不要和他一起住'. 我苦笑. 我没回答.

这件事情过后, Yu家开始事事不顺利. W的事业被掉. J逼他买的花园洋房没办法还分期付款. E打点话像我借钱. 他们也找很多朋友借钱可是那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朋友和亲戚开始有怨言..'没那末大的头就不要戴那末大的帽子'..类似的话. 这些人也打电话给我可是我不想参预. W后来没办法只有把房子还给银行然后般进组屋.

我出国工作好几年. 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和Yu家联系. 有一天在街上碰见E. 她告诉我Aunty Yu没有和W住而跟着她. E请我到家里作客, 我答应了. 当Aunty Yu看见我时, 她才领悟到她错了. Aunty Yu诉媳妇的无理和刻薄. 媳妇不让她吃厨房里的食物. 她也不让她碰或带孙子. W没站出来为母亲说话因为他们夫妻不和. 听Aunty Yu说W在外有女人. J天天回娘家. 两个孙子是自己照顾自己. Aunty Yu告诉我那时要不是她住址W和我交往, 她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她说她没有想到我有今天的成就. 她觉得她做错了. 她也没有倍在丈夫的身边让他这样离开. Aunty Yu得了癌症时日有限. 我只能静听. 我又能说什么?

(人为什么往往要等到最侯才觉醒? 等到人事全非才回顾所做所为? )

听我一句真心话...世间是有天理的. '孝心' 是能打动天地, 你知道吗? 这不是宗教的特权. 这是天地维护 '孝心' 不变的事实!

以后再和您分享 '天地柔情'......

3 comments:

丘妈妈 said...

人的一生都是註好好的,就像我的姑姑与爸爸这样-----姑姑是奶奶领养来当童养媳的;奈何他们互不喜欢,只好各自嫁娶了。

Lian莲 said...

好的坏的..自己因果自己受.我心疼老人家.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