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0

义工的日记(4) - Allison

'巡'房时发现一个陌生面孔. 她独自一个房间而且是走廊最后第二间. 到护士站看了黑板然后看了她的资料.

名字: Allison Chua
国籍: Australian
病历: Lung Cancer
她的年龄和我差不多.

我走到Allison 的房门, 她在睡觉所以没能和她做朋友. 三点到会议室和其他的义工交换意见和讨论碰到的困难要什么样解决. 护士也教我们一些该说的话和简单的护理. 大家聊呀聊也到了晚饭的时候. Karen护士拿了一个Tray叫我到Allison的房间喂她吃饭和吃药.

"Hi Allison, 我是莲". Allison没力气的像我回音. 她吃的不多而且有一点忧郁. 她很不舒服. 她要求我帮忙她换卧姿势, 把枕头换来换去, 搞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她舒服的卧势. 累的我满头是汗水...ha..ha...ha...我本来就是多汗的女生. "谢谢莲", Allison说.

其实Allison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 她是收养的孩子而母亲是没有嫁人的单身妈妈. 她和母亲的感情很差所以她般离母亲的家. 在工作上她也不如意. 她觉得每个同事都看不起她, 还有上师也对她不好和欺负她. 带着家里和工作上的不如意, 她有很多怨言和不甘心. Allison决定要里开新加坡. 她讨厌这里的人和事, 也感到在这里生活很stressful.

但Allison错了. 她把自己的公民权还给政府, 拿了CPF然后移民到Australia. 她希望换一个环境过生活可是她不开心. Australia是有皮肤之见的国家. 再来...一个二等公民...她能得到什么待遇? 多年的工作和愤怒累积在心理, 那个结是越蚕越紧.

Allison在Australia没有亲人. 她得了这个病又没有钱. 她回来新加坡希望住在母亲的家看病. 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的母亲在她离开几年后已经 '走' 了.

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 Allison想回Australia但不幸她的病恶化了. 医生说她没有办法远行. Allison不是新加坡公民所以她的住院费用很高. 她已经是末期所以没办法留她在医院就把她送到这家末期病院.

Allison对这一切的安排很反感. 她一直说她也曾经是这里的公民, 为什么不能得到公民的待遇? 在末期病院, 她很生气的告诉护士长她没钱负担费用而且她没有亲人和朋友. 护士长找social worker帮忙解决问题让Allison放心.

看着Allison满怀的怨, 恨, 不平, 愤怒, 遗憾, 懊悔...我觉得难过. 现在她又得了cancer, 离死的日期不远...她能安息吗?

我深深的祈祷她安息.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