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5, 2009

忆...

人的思维是很奇妙的. 很久的事 ... 人 ... 物, 都会在我们没有防备的时候跑进脑袋. 劝大家 ... 做过的事 ... 见过的人 ... 讲过的话 ... 最好没有遗憾, 因为夜深人静时或不在意时, '它' 会来敲门.

我这几天想起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 传明. 我可以用这几个字来形容我们的关系 ... "你不是我最爱的朋友, 可是你陪伴我最长最久".

认识传明是在朋友主办的活动时. 他, 高高的, 戴眼镜而脸上总是微微笑. 每次我们一起闹, 他就在一旁观看. 他太安静了. 一次他拿了食物给我, 就这样淡起来. 我们变成好朋友. 传明脾气很好, 不像我 - 急性子. 每次我闷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他. "唯! 有空吗? 可以出来陪我看戏, 吃饭...行街? 他总是说..."大小姐, 你星期六不用做, 我还在上班. 下班后接你好吗?". 我, manja啦!

传明的身世让我很心疼他. 他的母亲是 '另外' 一个女人. 家里两兄弟, 一个姐姐. 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已经死了. 父亲把他们接回家和大妈一家人住. 大妈和她的孩子都敌视他们. 吃的东西被限制...吃不饱. 偷吃就被打的很惨. 晚上睡客厅, 只有一张mattress就这样三姐弟睡在一起. 有时饿了, 就吃路边拜拜的食物. 七月他们最开心, 有好多东西吃. 传明从小学到中学都坐在屋外楼梯读书. 大妈九点就把家里的灯关了. 相信他很辛苦而且有一点恨他的父亲. 父亲因为不开心就时常喝酒, 常常喝醉. 多次从脚搭车甩的头破雪流, 这让传明更生气. 他不和老爸说话的! 后来姐姐嫁了, 哥哥也开始工作, 他们才有自己的组屋. 他读完A level, 当兵...然后工作. 传明的健康从小就没有人理会, 生病也没有把病看好. 他常常咳嗽...习惯性的咳. 他看医生也不会完全好起来.

我记得有一次和他一起拜访一位老婆婆. 她一个人独居又没有亲人, 我们买了食物给她. 和她聊天时, 她对我说, "莲, 你身边有一位很喜欢你的男生"…."谁..谁?"…我很想知道. Aunty Theresa说 (指着传明)…'他'. 我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传明而他只笑不答. 对我来说传明是'知己'. 在他的面前我从来不用装饰自己. 喜, 怒, 哀, 乐都和他分享. 我的antenna坏了, 我应该知道...为什么我那么 '大头虾'? 传明没有让我尴尬.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很庆幸传明听我的劝告和父亲和好. 他的父亲开始少喝酒因为他知道儿子担心他的安全. 父子开始每星期一起出去吃饭, 偶尔我也被邀请参加. 这老人家很安静, 和传明的性格有点相似. 他吃不多但我看的出他很欣慰. 传明对父亲也很体贴. 有一天传明打电话给我说父亲得了癌症, 只有几个月的生命. 因为他和哥哥需要工作, 父亲必须住院. 每天下了班他就赶去陪父亲. 偶尔我也陪他到医院. 看他喂父亲吃饭, 给他喝水, 吃药, 帮父亲 '抹身'…种种的种种...我看在眼里. 传明尽量不表示难过, 在我面前也如此. 父亲过世了. 之后, 他哭了很久. 我让他没有遗憾...他能和父亲度过几年的亲子关系都是我每次劝说的结果.

我母亲是很喜欢传明的. 我知道妈很希望我嫁人, 但她也知道我没 '心肝'. 一年过后, 传明告诉我他有意思出家. 我哭了很久...不舍得...但那是自私的...我是怕失去一个能随时陪我的异性朋友.

传明出家了. 他去了台湾, 住在桃园的佛学院. 我们很久没有见面, 也没有通信. 这样也好………

5 comments:

marytance said...

友情可以永远存在的。。。
也许你们都彼此记挂,有机缘是可以再见面的。

Robin said...

friendship is not about distance, not about time, not about space.

what makes a difference is a place in heart

小路 said...

好感人,心疼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我不是说出家哦!

c@therine said...

总觉得看破红尘出家去,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希望你们有朝一日可以再相聚!

lian莲 said...

Mary & Cat...其实他有回来新加坡. 我在偶然的情况下看见他, 他没看见我.

小路, :) 没有的事, 现在更不可能! Ha.a.a

It is not that. Not keeping in touch is wise. I do not want a place in amyone's heart. We no longer have anything in common. He is not my friend any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