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09

空难...

不管是在陆地, 空中或海上 … 遇难是九死一生的. 陆地和海上生还的机会比较多. 空中是无路可逃了.

最近几天 Air France 空难让我想起自己的经历. 虽然大步跳过但偶尔想起那时的情况还是会让我发毛!

我相信很多朋友还会隐隐约约记得 SilkAir185 坠落在 Palembang海峡的事故. 没有生还者. 飞机撞入海峡 … 没有受难者的骨骸. 两百多人就这样没了. 没有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 只凭黑箱断断续续的对话 … 那不能交代什么. 相信很多遇难者的家属和朋友都没办法接受但又能如何?

我在这空难很侥幸的逃过一劫. 本来要乘早机到Jarkata, 乘下午机回新加坡然后回民担岛. 上机的前一晚, 睡到凌晨不知道为什么两边的大腿突然间开始痒起来. 我在睡梦中一直抓痒到醒过来. 看看自己的大腿是不是被昆虫咬 … 但两腿没有任何被虫子咬的痕迹. 那痒是越来越痒, 好痛而且像有万支针在我腿上乱扎. 我忍耐不了就搭 taxi 到 A&E. 医生也没办法疹出毛病. 医生说有可能是我吃错东西. 他为我打了一针, 吃了药就要我在Observation Ward休息.

就因为这样我隔天早上不能飞. 从医院回到家就一直睡, 吃了药再睡 … 没有踏出房门. 睡了一天一夜, 起来就听到家人说什么飞机 … 人死 … 看电视新闻. 我还是迷迷胡胡 … 没搞清楚状况. 当我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已经是两天侯的傍晚. 我和家人一起看新闻 … 听飞机的航班很熟悉. 我跑去看机票. 一看之下我哭了. 我哭的很伤心. 妈以为我发生什么事. 妈后来才领悟到原来我要乘的那架回程飞机就是遇难的这架飞机. 妈也被吓到. 从我知道是我有可能在机上时 … 我一直哭, 不能停止的哭泣. 那种悲是从心底发出来 ... 没办法控制的. 感觉就好像有很多人经过我的眼睛哭.

这是第一次新加坡人民尝到 '自己人' 遇害的痛苦. 有人失去最爱的伴侣, 孩子, 同事, 朋友, 邻居等. 就联不相识的路人甲都会关心事情的发展. 妈带我到Stadium 的哀悼场给死者哀悼. 这没有办法平扶我的哀痛. 我把刊登照片的报纸收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时也没想到会去Bodhigaya.

因为 SuiHunn 我才有机会到 Bodhigaya. 我买了300个蜡烛准备在佛陀得道的菩提树下给遇难者点灯. 我们跑了好几个地方才到Bodhigaya. 虽然蜡烛很重但想到自己没有遇害... 心里更要为这些无辜的众生点灯...让他们安息..

有几个男女师兄知道我的目的也希望和我一起为遇难者点灯. 我们大家为每个遇难者点蜡烛. 每点一个就哭的满脸都是泪水.

庆幸这时候碰上 Peno Rinpoche 和 Ningmapa 的 lama 在 Bodhigaya 做 Monlam. Rinpoche 和 lama 看着我们哭的很伤心就问原因. 当他们知道了原因, 他们一起为遇难者送经. 这是缘 … 遇难者的缘. 能碰上慈悲的 Peno Rinpoche 法王是他们的 good karma. 请也没有办法请到那末多位 lama 和法王! Rejoice! 这一趟的事故是我最难忘的. 我感恩佛菩萨的慈悲让我有这样的因缘为遇难者做一点事情.

过后我不再哭泣了, 好像压在心中的石头不见了! 可是好像现在, 记得的时候我还是会热泪盈眶.

阿弥陀佛…..

6 comments:

小路 said...

我想這應該是佛菩薩希望你留下來造福人間﹐這也是你自己積的福。

丘妈妈 said...

早安!大难不死,必有作为!

Angie said...

哗!你真是命大喔!本来以为自己当“黑”,发痒上不了飞机,但竟然是“好事”,让你逃过一命。这真的证明你还【时辰未到】呢。

Cindy said...

上天自由安排,致於不幸犧牲的無辜遊客,我們只好為他們默默哀悼了... 雖然還沒找到 Air France 的乘客,但恐怕不幸的事發生了。我們就先為他們祈禱吧.... Amen...

俳优 said...

这样的空难在佛经里是称为共业,你当然不是共业的一分子。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